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文章正文
688彩票的官网:【兵团传奇】“二萧”兵团 —— 第十二兵团传奇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08-31 12:35:43    文字:【】【】【
688彩票的官网

第四野战军共有4个兵团,分两批组建,其12兵团前身诞生最早,辖属部队最多,无论是主力野战纵队,还是地方独立师,大多归其指挥过。建国后,该兵团指挥机构改建为海军领导机关,为国防强大作出了突出贡献。

东北我军最早的兵团

12兵团前身较早,可追溯至1947年9月1日在东北我军秋季攻势中成立的辽东前线指挥所。当时为适应新的作战需要,加强组织指挥,东北民主联军总部决定从辽东军区机关抽调人员组成前线指挥所,由东总副总司令员兼辽东军区司令员萧劲光、东总副政委陈云分别兼指挥所司令员、政委,辽东军区副司令员程世才、萧华等也兼任指挥所的副职。该指挥所为临时性机构,统一指挥活动于南满的第3、4纵队及辽东3个独立师作战。

1948年4月,辽东前线指挥所合并东野“东前指”和“松前指”各一部改称东北野战军前方第1指挥所,司令员萧劲光、政委萧华。该指挥所不隶属建制部队,只代表总部直接指挥共同攻击某一城市或在某一地区担任打援的几个纵队。当年夏,受命围困长春,指挥的部队先后有第1、6、12纵队及独立第6、7、8、9、10师。

1948年9月1日,第1指挥所又改称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司令员萧劲光、政委萧华、副司令员陈伯钧、韩先楚,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唐天际、参谋长解方。1兵团是东北我军最早出现的兵团,因军政首长姓氏均为“萧”,遂有“二萧兵团”之称。辽沈战役开始后,该兵团继续执行围困长春的任务,主力纵队先后调北宁线作战,以11个独立师和1个骑兵师为围城力量。

◆东野1兵团、12兵团司令员萧劲光大将(左)和东野1兵团政委萧华上将(右)。

1948年12月12日,第1兵团改番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2兵团,仍归东北野战军建制,萧劲光任司令员并兼政委,原政委萧华调任东野炮兵司令员,其他领导人无变化。入关参加平津战役时,奉命指挥的部队有东野第40、43、46军和华北军区第7纵队等,负责包围北平,隔断平、津联系。

1949年1月下旬至2月中旬,12兵团曾兼天津卫戍司令部(天津警备司令部)。2月下旬,12兵团奉中央军委命令,作为先遣兵团开始南下,赴华中作战,当时只带走了第40、43军。四野主力南下则是两个月后。南下途中,5月1日又组建了第14、15兵团。至此,四野共有4个兵团共12个军(长春国民党军60军起义改编的第50军尚留东北军区不计)。这12个军分别编入4个兵团,每个兵团3个军,正式形成隶属关系,而此前,无论是前方指挥所,还是辽沈、平津战役中的兵团,对各纵队(军)只是战役指挥关系,部队调动亦不能用转隶表示增减。四野当时每个军有4个师计5至6万人,加上兵团直属部队,整个兵团近20万人,比一野、二野每个兵团的兵力超出一倍还多。

根据四野命令,12兵团下辖第40、45、46军,归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建制。第40军军长罗舜初、政委卓雄,下辖第118、119、120、153师。该军前身为东野3纵,系由八路军鲁中军区和冀热辽军区部分武装力量北上东北发展而来,一贯听党指挥,不畏艰险,能征善战,作风朴实、工作扎实,善于突击攻坚。其机动能力较强,被国民党军畏称为“旋风纵队”,是四野五大主力之一。所属118师为主力师,有“暴风雨部队”的美称。第45军军长陈伯钧(兵团副司令员兼)、政委邱会作,下辖第133、134、135、158师。该军前身为东野8纵,系由抗战时期冀热辽军区和陕甘宁边区进军东北的部分部队为基础发展而来。45军基础很老,来源广泛,沿革复杂,攻防兼备,战斗力强,素有“铁拳部队”之称。所属133师为主力师,134师有两个红军团,135师是后起之秀。第46军军长詹才芳、政委李中权,下辖第136、137、138、159师。该军前身为东野9纵,由冀东大暴动保留下来的部分武装力量发展而来。部队长期坚持冀东武装斗争,具有丰富的战斗经验,进步快,作风强,在东北及入关和南下作战中表现出色。

1949年5月,12兵团渡江解放武汉。7月,参加湘赣战役。8月进入湖南长沙,接洽程潜、陈明仁部起义。8月30日组建湖南军区,由12兵团兼,萧劲光兼湖南军区司令员,湖南省委书记黄克诚兼军区政委。1950年1月,12兵团兼湖南军区归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建制领导。此间,14兵团在1949年8月撤销,所属之41军调12兵团,参加了衡宝战役、广西战役。1950年2月,又转隶15兵团建制。13兵团之47军在1949年10月组建并兼湘西军区,归湖南军区领导。12兵团原各部在衡宝战役和广西战役后,40军于1949年底调15兵团担负解放海南岛任务,45军则担负两广剿匪,46军主持湘南剿匪、保卫粤东海防,后来这几个军都参加了抗美援朝,立下赫赫战功。

在12兵团的发展战斗史上,司令员始终是萧劲光,他是湖南长沙人,1922年入党,资格非常老。革命战争年代先后担任红5军团政委、八路军留守兵团司令员、东北野战军副司令员、兵团司令员兼政委等要职,成熟稳重,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他与我党元老陈云、“娃娃将军”萧华、敢于直言的黄克诚先后为搭档,又有韩先楚、陈伯钧等著名战将配合,共同谱写了12兵团的光辉历程。

围困长春

东北战场进入1948年时,国民党军被迫进入重点防御,主要据点为长春、沈阳和锦州。4月,中央军委批准林彪的建议先打长春。萧劲光奉命带辽东前线指挥所来到长春双阳李家屯,改为第1指挥所,统一指挥攻城战役。

长春守敌有蒋之嫡系美械装备的新7军和属滇系的地方军第60军,加上地方骑兵、保安武装共10.7万人,统由第1兵团指挥,司令官为郑洞国中将。长春城防完备,工事坚固,有“坚冠全国”之称。

5月下旬,我军开始长春外围作战。在攻击掩护大房身机场的暂56师和进占小合隆地区的暂61师时,因低估了敌军的战斗力,虽然我打掉敌约4个团6000兵力,迫敌退回城内,但我伤亡也高达2100余人,其中主力1纵就损失了548人。看来,打长春不是一个猛攻即可拿下,于是我军决定改强攻为围困。主要做法是三点:1、军事包围,在加强攻城部队与打援部队训练的同时,紧缩包围,控制要点,封锁市内机场,打击出城骚扰、抢粮与企图突围之敌。2、经济封锁,主要封锁敌人空投和防止粮草进城。3、政治攻势,利用敌军内部矛盾和恐慌心理,全面展开政治瓦解。

6月25日,第1指挥所正式指挥12纵34、35师、6纵18师及独立第6、7、8、9、10师和一个炮兵团开始围城。我10万围城部队筑起一道“城外之城”,禁止粮食、蔬菜、燃料、牛马及一切可供敌人的生活资料流入长春,重点的则是粮食封锁。长春四面被围后,物资匮乏,士气低落,民心浮动。到8月时,已造成市内严重粮荒,高粱每斤3000万元(敌东北流通券),且有价无市,居民多赖树叶青草充饥,饿毙甚多。敌军除新38师、第182师等外,均以酒面(用粮食做酒剩下的渣子制作的面)作主食,每人每日才4两大豆,游杂部队更坏,因营养不良,大豆难消化,患痢疾者不少(敌虽尚存一部粮食,空投还可接济,但不敢食用,以准备作战)。故市内秩序日渐紊乱,军心民心均感恐慌。城内的国民党军对我之围困,采取强制疏散市民以减轻负担,便于掠夺其余粮。他们疯狂提高粮价,抢购市内存粮,逼人民出市。实行粮食管制,检查发现每人存粮不足3个月者(每人每月应有45斤),即强制赶出,此即“杀民养军”、“驱民养军”政策。

◆解放区运来大批粮食,赈济长春灾民。

我之对策主要是禁止通行,第一线上50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接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于白昼大批蜂涌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如8月初经我部分放出,3天内共收2万余,城内难民立即又被疏散出数万,这一真空地带又被塞满。发现饥民在两军对峙的中间地带大量死亡的现象后,我军马上采取了措施,定时在指定哨卡经检查后分批放出难民出城。为防止饥民因暴食而亡,还在各哨卡设置了粥棚,并发给出城居民以难民证,由城外各地政府对其进行安置。长春解放后,我军入城即对市内居民发粮救济,很快制止了非正常死亡继续扩展。而当时国民党军手中仍有大量余粮,其中新7军的余粮可以坚持半年左右,饿死的大都是长春的市民,国民党军几乎无人饿死。

经过5个多月的围城斗争,萧劲光、萧华指挥部队打退了城内守军的一次次突围,使其飞机不能降落,空投不能成功,南下不能实现,内外联系中断,逼迫10万国民党军成了瓮中之鳖。与此同时,他们加强政治攻势,坚持“心战为上”,仅从6月25日到9月30日,我前沿阵地就接收了敌投诚官兵19612人。最后成功地策动了敌60军军长曾泽生率部于10月17日宣布起义,又争取了敌新7军于10月19日投诚。不得已,郑洞国于10月21日率兵团部缴械。

至此。历时5个月的围困战结束,长春宣告解放。这一作战,创造了我军采取“长围久困”的方法,和平解放具有坚固防御体系的大城市的第一个成功战例。

先遣南下

渡江南下,向全国进军是中央军委在1949年初就做出的战略方针。平津战役刚结束,中央军委就在1949年2月8日致电林彪、罗荣桓:“可考虑派两三个军先行南下,攻取信阳,威胁武汉,即可配合中野、华野夺取南京之任务。”12日又电令:“决定林罗先出两个军约12万左右……该两军应于2月18日前完成出发准备……”

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东北野战军领导决定:以12兵团司令员兼政委萧劲光率第40、43军和炮兵第1团、后勤部第2分部及工兵第1团组成先遣兵团,共约12万人,先行南下,钳制武汉地区的国民党军,策应第二、三野战军渡江作战,并为东北野战军(3月11日正式改称第四野战军)主力向长江以南进军建立前进基地。

选择12兵团先遣南下,不是没有原因的。当时林彪麾下只有第12、13两个兵团,13兵团(程子华)主要指挥41军和48军,在平津战役中战斗较多,有所伤亡。东野其它主力军多数参加了天津战役,亦有不少损耗。唯承担隔围平津守敌和准备强攻北平任务的12兵团指挥的部队,除46军和43军128师参加天津攻坚外,40军和43军的主力就没打什么大仗,完整齐壮,因此最合适。况且这两个军早就在萧劲光的指挥下多次作战,比较熟悉。

2月下旬,12兵团奉命出动,40军、43军、兵团机关及直属分别由通县马驹桥、安次马头镇、天津沿平汉线、平大公路、津浦线向郑州、开封前进,掀开了南下的序幕。

经过20多天的跋涉,12兵团到达郑州以东、陇海铁路以北地区。3月20日,中央军委决定四野先遣兵团受刘、邓统一指挥(4月28日归建)。此时,我二野、三野的千军万马已向长江下游北岸集结,积极准备渡江作战。而华中国民党军政长官白崇禧仍坐镇武汉,并把嫡系第7军及其它一些部队部署在靠近湖北的河南信阳、驻马店、确山一带,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解放武汉。因此,萧劲光率领的先遣兵团面临的第一项任务便是力求包围信阳国民党守军,迫使白崇禧增援,以掩护我二野组成的西集团渡江作战。

正当萧劲光率先遣兵团的部队日夜兼程直趋信阳时,狡猾的白崇禧却突然撤走了第7军。3月底,40军120师先后解放了驻马店、确山。4月2日,118师160里突袭信阳得手,歼敌490余人。这时,43军也进至光山、罗山、黄安一线,敌畏我声威,均闻风南逃。此时,南京国民政府派出的代表团正在北平与中共代表团进行和平谈判,先遣兵团接到中央军委指示,原地休整待命。先遣兵团即从开封移驻湖北、河南交界的鸡公山,积极着手解放武汉和渡江作战的准备。到4月上旬,40军已进至湖北之广水、安陆、应山、小河镇和河南信阳地区,43军进至汉口以北之黄安、河口镇、桃花镇、董家湾一带。40余天的1200余公里长途行军中,兵团广大指战员士气高昂,部队巩固,40军涌现出一批完成行军任务好、巩固部队好、遵守纪律好的“三好”连队。43军更是全军无一掉队(1949年6月26日林、罗给军委报告),堪称奇迹。

◆先遣兵团解放武汉,人民争相欢迎。

在休整期间,先遣兵团会同桐柏军区和江汉军区,同心协力、克服困难,在较短的时间里筹集了几十万斤粮食,保证了尔后解放大军过境时的食用。

4月20日,南京国民政府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我随即发起渡江作战。23日南京解放,萧劲光也率领部队迅速向汉口、向长江北岸推进。4月底,位于汉口正面的40军之118、119师占领了监利、孝感一带。43军和配属的40军120、153师也迅速向鄂东的黄冈、蕲春一带推进。白崇禧见势不妙,将主力第7、48军从汉口撤到长江以南。

5月13日,鄂东我军占领长江滩头阵地,歼敌8个营。15日,40军118师肃清武汉外围之敌。16日发现敌已弃城南逃,遂疾进占领汉口。17日,进占武昌、汉阳,武汉三镇宣告解放。与此同时,43军和40军两个师于16日在黄冈附近渡江,追歼逃敌,经鄂城、保安、大冶,于17日至19日先后攻占了贺胜桥、汀泗桥及其附近的咸宁城,一举扫除了武汉东南外围的残敌。此间,国民党军19兵团张轸部在武昌以南金口一带宣布起义,萧劲光予以欢迎和接待。

武汉解放后,40军118师和153师担任警备任务,萧劲光为武汉市警备司令部司令员。他知道,12兵团先遣南下的任务虽然完成了,但更大的任务还在前方,那就是进军湖南。

衡宝大战

1949年的7月下旬至9月上旬,根据中央军委赋予的南下解放并经营中南,解决白崇禧集团的光荣任务。四野反复研究,最终确定作战部署:第12、13、15兵团及二野陈赓的4兵团分三路向中南进军,13兵团主力为西路军,与4兵团和15兵团主力组成的东路军,采取大迂回大包抄,以钳形攻势配合12兵团组成的中路军在湘南寻机歼灭白集团部分主力,而后入桂全歼白集团。

据此,萧劲光率领的12兵团(40、41、45、46军)和配属的13兵团49军在1949年9月中下旬结束入湘短暂休整,向湘中地区集结,至10月2日,已抵达湘潭、湘乡及其以西地区,完成攻击准备。

此时,西路军亦占领芷江,东路军正向广东挺进,中路军分三路向衡(阳)宝(庆)地区白部展开攻击。10月5日拂晓,我控制了渣江至界岭一线。白崇禧为争取主动,采取以进为退策略,摆出决战态势,企图乘我中路立足未稳,组织反击。10月5日,敌以48军和71军反击我一线41军,未能奏效,遂将主力东调,并以5个师向我40军夹击,阻止我中路军南进。这一举动,让林彪有些担心,提前与白决战,一线兵力不够,各种准备尚不充分,立即电令12兵团各军暂勿南进,敌若大举进攻,各部应以一部抗击,主力后移。

军令如山,中路军各军停止于衡宝线以北地区待命。但45军丁盛、韦祖珍率领的135师由于在急行军中没有收到停止前进的命令,仍按原定部署,连续行军160里,于5日夜突破衡宝公路,前卫进至沙坪、灵官殿地区,如同一把尖刀插进了白集团的心脏。白崇禧大为惊恐,急调部队进行围击,并布置向西南方向总退却。

林彪闻讯亦大惊,细思顿感这是绝好机会,遂抓住这一有利战机,在祁阳以北地区歼灭白集团主力。他直接电令135师摆脱敌人,主力向湘桂铁路前进,炸毁铁路和桥梁,不惜任何代价,切断其西逃的退路。45军另外两个师攻击敌7军,41军攻击敌71军,中路军其余各部向衡宝公路西南前进。

135师这颗钉子,让白崇禧如鲠在喉,严令7军和48军的5个师主力向135师猛烈攻击,多次将我分割包围。但135师真是顽强,从6日下午到8日拂晓,坚守住了阵地,粉碎了围攻,为中路军赢得了一天时间。

◆45军135师部队向黄土铺敌军发起冲锋。

7日,敌全线撤退时,中路军立即组织部队追击、堵击。9日下午,135师在黄土铺地区与敌主力7军军部、172师不期而遇,405团不待上级命令,一边报告,一边迅速向敌发起攻击。该团9个连全部展开,以猛虎扑羊群之势突然向敌发起冲锋,将敌军部剪成数段,敌顿时一片混乱。敌7军号称“钢军”,战斗力一流,清醒后立即与我拼命争夺两边高地,战斗异常激烈。敌强我更强,经过五六个小时鏖战,405团将敌7军军部和警卫、工兵、输送三个特种营彻底消灭,歼敌1257人。405团大战的同时,404团、403团也在鹿门前堵住了敌172师,又是一场血战,打到10日5时,也将敌全歼。135师插得进,也拖得住,歼敌5531人,为整个战役的胜利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功高至伟。

135师战斗方酣之时,45军134师行动积极,追击敌7军176师,在严家庙将敌粘住,以一个师打敌一个主力师,歼其大部,俘敌师长以下4354人。

还有一个师也打得相当精彩,那就是40军119师。白部7军171师向南突围时,先后18次攻击腊冲山、茅草岭的我119师,遭到顽强抗击。激战26小时,敌始终不能突破。

在中路军各部的坚决突击和围攻下,白部主力7军和48军遭到灭顶之灾。战到11日上午,其4个主力师171、172、176、138师2.9万人被我基本歼灭。此前,湘南之衡阳、耒阳、武冈、宝庆相继解放。16日,湘西北大庸解放,衡宝战役胜利结束。

在这次进军中南具有决定意义的战役中,12兵团与白集团精锐正面交锋,浴血奋战,充分展示了兵团部队强悍的战斗力和不怕困难、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战后,林彪、邓子恢等四野首长电令参战各军,对135、134、119这三个师点名表扬,12兵团亦对135师和119师传令嘉奖。

改建海军

随着渡江南下解放全中国进程的加快,人民海军力量开始诞生,截至1949年12月,已成立了华东军区海军、广东军区江防部队、海军学校等,拥有大小舰艇近百艘。为此,中央军委电令:为统一管理指挥各地人民海军及现有舰艇,调12兵团兼湖南军区司令员萧劲光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司令员,刘道生为海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并允许由原兵团直属队抽调部分机构与干部,以作为海军直属机构之基础。之所以选中萧劲光,按毛泽东主席的话讲,就在于他既懂得我军的传统,又在苏联学习过。建设海军,要向苏联学习,要依靠苏联援助。他会俄语,又比较了解苏联军队,综合看,比较合适。

1950年1月12日,中央军委正式任命萧劲光为海军司令员。当月底,在长沙的12兵团兼湖南军区抽调司令部380人,政治部266人,兵团卫生科及供给处全部344人,警卫团两个步兵连、一个机炮连共370人,军政干校700人,总计2000余人归海军,陆续出发北上。抽调的人员又分两拨,一部分去北京组建海军直属队,一部分到青岛筹建海军基地。

1950年4月14日,在北京协和医院礼堂召开了海军领导机关成立大会,标志着人民海军正式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军种。60多年来,人民海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艰苦创业,不断奋斗,现在已发展成为一支拥有水面舰艇、潜艇、海军航空兵、岸防部队和海军陆战队等多兵种合成的、具备现代化信息化作战能力的“近海防御+远海护卫”型强大力量,舰艇总数量和总吨位居世界海军前列。萧劲光担任海军司令员长达整整30年,呕心沥血,功不可没!

◆1955年11月,(左起)萧劲光陪同聂荣臻、贺龙、彭德怀等视察大连海军学校。

萧劲光带12兵团机关大部北上后,留下的部分仍为湖南军区领导机构,12兵团番号保留,政委黄克诚兼任军区司令员,继续经营湖南。1952年6月,12兵团番号撤销,湖南军区改为正军级军区。1955年4月,湖南军区归广州军区建制领导。同年8月,改称湖南省军区(1960年换印)。2016年1月,转隶新成立的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所辖区域划入南部战区范围。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某某环境科技有限公司